要引导全社会思考如何过好教师节

www.05248833.com

2018-10-04

  国务院法制办官方网站于2013年9月5日刊登了《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一揽子修订草案涉及多部教育法律,直指当前制约教育发展的关键问题,尤其是,以简明的条文对照表的方式通过网络公开征求意见,相信能使修法具有更加坚实的民意基础。

  然而,在教师法修订稿中,拟将教师节由现在的每年9月10日改为每年9月28日,这一点引起社会上广泛的讨论。 此外,《北京晨报》日前一篇关于“现有教师节来历”的短文,被多家媒体转载,有关教师节“最早创意人”为北京师大王梓坤教授的说法,广为传播。

围绕教师节发生的这些问题,引发几点思考,提出来供参考。

  不宜更改教师节日期  将9月28日作为教师节,理由无非两条,一是9月28日是推算出来的孔子诞辰日,以此作为教师的节日,可以增加节日的传统文化内涵;二是9月10日刚刚开学,教师通常忙碌于开学的各项工作,很难有时间与心情享受节日。

  这些理由是不成立的。

首先,孔子诞辰日目前学界尚无定论。

据辽宁大学文学院毕宝魁教授考证,孔子生年生日为公历公元前552年10月9日。

指孔子诞辰为公历9月28日是以讹传讹的结果,起因是1913年民国政府教育总长汪大燮策划并组织在9月28日这天给孔子过生日之活动。 《鲁迅日记》记载当日活动,“至者仅三四十人。 或跪或立,或旁立而笑。

钱念敂从旁大声出骂,顷刻间便草率了事,真一笑话”。 其次,1939年,国民党政府决定立孔子诞辰日9月28日为教师节,并颁发了《教师节纪念暂行办法》。

如果将教师节改为9月28日,显然是向1913年的祭孔活动、1939年国民党政府法定的教师节“回归”,政治上欠妥;其三,设立教师节的初衷在于弘扬尊师重教的传统,与教师们有无时间和心情“享受节日”无涉。

还有一种舆论认为,定在9月28日利于老师们调休。 这就更是无稽之谈,我国并无法律规定教师节时教师放假,学生没有假期,老师怎能放假。

  维持现有的教师节时间安排,最根本的理由还在于:这个安排是30多年前经过合法程序由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的。

法律的权威性应该尊重。

何况,将30多年的习惯打破,法理上、情理上都需要坚实的论据。

  建议撤销更改教师节日期这一修法事项。 此外,今后类似的事项,有关部门可以向民进等方面充分沟通,避免草率从事。   民进最早提出设立教师节提案  民进最早提出设立教师节提案,是民进人教育情结的体现。

  网络搜索可以看到,王梓坤同志是“教师节最早倡议人”、“最早创意人”的文章已经铺天盖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早上一起床就突然想到老师应该有自己的节日”,“1984年的12月,时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的王梓坤突然想到,如果全国能有一个教师节该多好!他立刻给北京晚报记者打电话,把自己开设尊师尊教月,并在其中选择一天作为教师节的想法告诉了对方。

12月10号,《北京晚报》登出了这个消息。 ”这是大多数媒体在提到教师节由来时所引用的。   然而,民进前辈们的历史性贡献不应该埋没。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但扭转十年“文化大革命”给教师造成的伤害绝不是一蹴而就的。

老一辈民进人很早就意识到,要真正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应该重新建立教师节。

于是,1981年11月,在全国政协五届四次会议上,包括叶圣陶、雷洁琼在内的民进17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建议确定全国教师节日期及活动内容案》(第170号提案)。 1981年12月,民进此提案的主笔人方明同志(时任中国教育工会全国委员会主席、民进中央常委)和张承先同志(时任教育部副部长)一起在“全国中小学工会思想政治工作会议”时,向习仲勋同志提出建立教师节的建议。

习仲勋听后指示写报告请示中央。

1982年4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联合向中央书记处提出请示。

  1983年6月,包括葛志成、霍懋征、段力佩在内的民进19位政协委员再次在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联名提出《为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造成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建议恢复教师节案》。

1984年12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也再次将“关于建立‘教师节’的报告”送中央书记处并报国务院。 报告中也解释了为何将9月10日定为教师节:“根据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精神,我们进行了研究,建议确定每年9月10日为教师节,在新学年开始,新生一入学,即开展尊师活动。 ……如中央和国务院原则上同意建立‘教师节’,我们建议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颁布。 ”1985年1月,国务院总理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上提出建立教师节的议案,21日,会议通过决议,确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教师节。   为了尊重历史,建议有关方面以适当方式对现有教师节的来历予以正式澄清。

比如,在将来修编新中国教育史和教育大事记之际,纠正当前媒体对于教师节来历的错误报道。

  要引导全社会思考如何过好教师节  比教师节日期调整更重要的,是全社会(不仅是教育界)都应该思考,在当今社会环境下,如何通过教师节这个行业节日,凸显教师群体应有的、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如何提高教师群体的幸福感,如何有效推动和培育全社会尊师重教的风尚,校长们、教师们如何开展自身建设并推动教师队伍发展?如何与时俱进地充实、丰富教师节的时代内涵?  民进是一个“教师党”。 早些年,民进老一辈领导人雷洁琼曾发起设立“尊师重教基金”,支持京外教师会员利用暑期来京参加培训;近年来,民进中央通过“同心·彩虹行动”,培训了大批骨干教师和中小学校长,其中包括在北京举办新疆少数民族校长培训班三期,为贵州毕节金沙县等地培训教师几千人。 此外,民进中央逐渐把举办“中国教师发展论坛”,作为庆祝教师节的主体形式。 2013年9月7日,在河北邯郸举行了第六届论坛,主题是“新形势下农村教师队伍建设政策”,交流了工作经验,聚焦了政策短板,提出了对策建议,达成了“邯郸共识”——这是民进为农村教师献上的特殊的教师节礼物。      。